《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書筆記五篇精選范文

時間:2020-04-04 20:01:45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展現了蘇軍入侵后,捷克各階層人民的生活和情緒,富于哲理地探討了人類天性中的“媚俗”本質,從而具備了從一個民族走向全人類的深廣內涵。那么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書筆記怎么去寫呢,以下是小編整理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書筆記范文五篇,希望可以分享給大家提供參考和借鑒。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書筆記五篇精選范文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書筆記范文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初看書名就油然而生一種肅穆的感覺,不由得端正了身子,留意翼翼地捧起它來翻閱。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以醫生托馬斯、攝影愛好者特麗莎、畫家薩賓娜、大學教師弗蘭茨等人的生活為線索,透過他們之間的感情糾葛,散文化地展現了蘇軍入侵后,捷克各階層人民的生活和情緒,富于哲理地探討了人類天性中的“媚俗”本質,從而具備了從一個民族走向全人類的深廣內涵。作者米蘭·昆德拉在這部小說中,圍繞幾個人物的不一樣經歷,經他們對生命的選取將小說引入哲學層面,對諸如回歸、媚俗、遺忘、時光偶然性與必然性等多個范疇進行了思考。這是一部哲理小說,與傳統的小說不一樣,它不再透過故事情境本身吸引讀者,而是用將讀者引入哲理的思考之中,透過生活中具體的事件引起讀者形而上的深層思考。

  生命的存在與價值的問題是任何一個人也無法逃避的問題,生命只是一個過程而已。在米蘭·昆德拉看來,人生是一種痛苦,這種痛苦來自于我們對生活目標的錯誤選取,對生命價值的錯誤決定,世人都在為自我的目的而孜孜追求,殊不知,目標本身就是一種空虛。生命因“追求”而變得庸俗,人類成了被“追求”所役使的奴隸,在“追求”的名義下,我們不論是放浪形骸,還是循規蹈矩,最終只是無休止地重復前人。因此,人類的歷史最終將只剩下兩個字——“媚俗”。

  讀它時情緒很壓抑,米蘭昆德拉就像張愛玲,筆鋒直指人類最原始的欲望,直接、犀利?扇藗儏s不得不承認,這些欲望的真實和無德。我想米蘭要說的是:無德為“輕”,“輕”讓人們無法負載在生命的軌道上。

  書里的一個情節個性讓我感觸良多:特雷莎的媽媽年輕時很漂亮,她有九個追求者。第一個最英俊,第二個最機智,第三個最富有,第四個最健康,第五個最高貴,第六個最會背詩,第七個曾周游世界,第八個會拉小提琴,第九個最有男子氣概。特雷莎的媽媽最終嫁給了第九個,不是因為她愛他,而是因為她和他不留意有了特雷莎。她不愛特雷莎,她覺得特蕾莎是她的拖油瓶,害得她被迫呆在第九個男人的身邊——她一向在想另外八個都比第九個好。她在想她還沒有追求過別人,于是,她離開了最有男子氣概的男人,追求一個沒有男子氣概,犯過幾次罪,有過兩次離婚的男人。之后,她嫁給了他,從此,她開始淪落,漸漸失去美貌,變成潑婦。

  這段我印象最深刻。就像造物主不會讓某一個人擁有一切旁人所羨慕的東西,作者把九種特質分配到九個人身上,特雷莎的媽媽只能從中選一個。然而她誰都想要,同時她不明白自我最需要的是什么。她的貪婪讓她來到一個一無所有的人身邊。她開始失去,失去美貌,失去生活品質,失去靈魂。當特雷莎把門鎖上,要求自我最基本權利的時候,作為媽媽的她暴跳如雷,她才意識到一切在離她而去,她在用最后母親的身份,幾乎是要挾她女兒留下?蛇@些都是徒勞的,因為她從沒有承擔過生命中的職責,無論是對社會、對家庭、還是對親人。她死掉也只是輕輕地一閉眼,不會有任何重量,她失掉了靈魂。

  另一方面,我在思考作者要傳達的感情觀。然而,我不懂感情。我以為,感情是純感性的東西,如果你用太多理性思維去思維它,那么感情將不純正。此刻這種觀點幾乎完全被顛覆。感情需要條件,需要理性的思考。人無完人,沒有一個人能夠擁有你所喜歡的一切特質。你務必要清楚自我最需要的是什么,找個能夠滿足自我需要的人,然后包容他的其他缺點,履行自我對對方的職責,這才是感情。作者說“負擔越重,我們的生命越貼近大地,它就越真實存在。”大概伴職責走過的感情才是真實存在的感情。寫到那里,我才發現執著地追尋一個自我想象的人是多么愚蠢,感情是在個性的時段遇到個性的人。

  不知不覺寫了這么多,但還有意猶未盡的感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很難讀,每一句話都意味深長,讀好它我可能得花上幾年工夫,可它已經使我開始受益了。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書筆記范文二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這本書,斷斷續續聽到不少人的推薦和高評價,一向想看但是拿起來很多次都看了一點點就看不動了,可能因為工作太累,也可能年齡閱歷不夠,總之一向沒看進去。這段時光辭職了,那天坐長途汽車,拿起來看了幾頁就被鎮住了。借用周杰倫的一句話來說就是實在是“太屌了!”作為一個喜歡看書的人,長這么大看的書不少,但是從來沒有一本書給我這么大的心靈震動和共鳴。這不僅僅僅是一本小說,這絕對是一本哲學和心理學的偉大著作。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對應這本書的就是“字字珠璣”,小說中幾乎每句話都包含深刻的哲學思考。在關于人生的輕與重,靈與肉,忠誠和背叛,事業和感情,理想和現實等等逃不開的人生好處問題上都有入木三分的思考和詮釋。

  何為生命之輕?生命不管是長或者短,對于每個人來說在任何時候都只有一次選取的機會,你永遠無法明白你沒走的那條路會講你帶向何方,人生如果是作一幅畫,那么“生活就是一張沒有什么好處的草圖,最終也不會成為一幅圖畫”,“如果生命屬于我們只有一次,我們當然也能夠說根本沒有生命”,這就是生命之最輕;生命失去獨立性,一不留意我們的人生就會活到了別人的口水里或者成為別人生命無好處的延續那么生命就成為無好處的輕。

  同時,生命也是沉重的。無法逃避的職責、糾纏不清的感情、永不滿足的欲望、“務必如此”的執念、潛藏深處的同情共同構成了生命的沉重。

  “但是沉重是真的悲慘,而簡單就真的快樂嗎?最沉重的負擔壓得我們坍塌了,但是也許最沉重的負擔同時也是一種生命最為充實的象征,負擔越重,我們的生活也就越貼近真切和實在”。反之生命之輕呢,如果拋開了所有的欲望和職責,人將變得比大氣還輕,輕到了天國之上,離開了真實的生活,看似是到了天堂,其實也同時進了地獄。生命之輕和生命之重一樣,無法承受。

  心理學案例

  特麗莎擁有一個索取型的母親,母親一向認為是因為特麗莎而失去一切(而不是自我的無知或者什么)。過去的一切無法改變,所以作為女兒的特麗莎便擁有了無法彌補改變的原罪(負罪感),她做一切事情來討得母親的歡心,迎合她母親“看不見靈魂”“肉體集中營”的世界。但是人畢竟是有靈魂的,一向追求上進的特麗莎遇到了自我的愛人托馬斯,這句話印象深刻“托馬斯的聲音把她那怯懦的靈魂從她的身體深處呼喚了出來”。但是父母對孩子的影響是巨大而無法逆轉的,特麗莎逃離了母親的世界,但是一向在夢中充滿恐懼。

  書中關于女畫家薩賓那和其情人弗蘭茨的“誤解小詞典”,也很有意思。弗蘭茨的經歷讓他認為“忠誠”是自我最看重也是自我所具備的最重要的品質,而對于薩賓那來說,小時候嚴格的按部就班的家庭讓其心靈深處最大的需求是“獨立”,也就是意味著拋開所有舊秩序的“背叛”對薩賓那最有吸引力。其實每個人的行為模式就那幾種,我們只是在不一樣的場合,不一樣的事情,不一樣的人身上重復著幾種模式而已,如同薩芬娜一生一向在實踐各種形式的“背叛”一樣。

  不想再寫了,這本書是大師之作,我的詮釋再多再好也不如讀原著來的好。何況如果只是讀哲學的理論那是十分枯燥乏味的,所以作者借助小說的題材傳遞了眾多的哲學思考,所以,去讀原著吧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書筆記范文三

  深夜,我反復翻閱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這本書太過深奧,輕與重的好處,也在生命的概念里同空氣一樣難覓其形。昆德拉在這本小說中不僅僅勾畫了西方社會的人生百態,更是折射出人生的虛無與空幻,細品之下,猶如回響。

  書中外科醫生托馬斯以六個巧合的機遇使他結識了之后成為妻子的特麗莎,并且成為走進他內心深處的第一個女人,也融入進他剩余的生命中,但一切并沒有童話中那么完美,相反,書中的他只感到了憂郁與迷茫。正如“永劫回歸”的人生太過沉重一樣,充滿巧合機遇的人生又顯太過輕飄和荒誕,難以把握的同時,也難以承受。而事實上,我們在一邊不滿于這偶然性的人生時,卻一邊不得不承認,我們的生命正是由這一個個輕浮虛幻的巧合所組成的特殊事件而堆積組成的(或許,你的夢想本當一位藝術家,作家;可最后,卻因種種巧合成為了我的閱卷老師。)也許只有死亡,才是必然的。而我又想到了金圣嘆批《西廂記》:幾萬萬年月皆如水逝,云卷風馳電摯,而疾去也。”筆鋒一轉,寫道“既然天地偶然生我。”,那么“未生已前非我,既去已后又非我也,然則今雖猶尚暫在,實非我也”。于是,“以非我之日月,誤而任我之唐突可也,以非我者之才情,而供我之揮霍可也。”是了,人不再是中心,生命但是是宇宙運轉幾萬萬年月的偶然產物罷了,這生命實質之輕溢于言表。在應對生命的重大選取時,蕓蕓眾生但是是被環境、利益等等的外界因素推著向前罷了,有多少人有著貝多芬式“非如此不可”的信念呢?

  我相信這種信念是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賦予我們的使命。正如昆德拉在書中這樣寫道:“這就是獨一無二的‘我’,”時刻隱藏在人不可猜想的部分。我們所能想像的,只是什么是人的共同之處,這各自的‘我’正是與這種一般估計不一樣的地方,也就是說,它不可猜測亦不可計算,它務必被揭示,被暴露,被征服。但在我們這個逐利又為利所逐的時代,又有多少人對自我的認識僅限于鏡子中的自我呢?急功近利的社會風氣下,又有多少人想要一歌成名,“立刻有錢”呢?又有多少人能夠停下來,聽聽自我靈魂深處的吶喊呢?在這媚俗的社會下,你的生命能夠承受么?

  書中主人公托馬斯也意識到了這些,他明白這唯一性的人生,決不能隨波逐流,可他卻沒有像居里夫婦一樣找到自我的使命感,而是以放下負擔的方式,拒絕媚俗的社會?蓻]有負擔的他變的太過輕飄,反而難以詩意的棲息在這片大地上。因為他努力去感受凡夫俗子所享受的簡單,而承受著‘輕’的痛苦。這種簡單的實質卻是人生的虛幻。但事實上,這樣的生活也絕非他想要的,他時常沉思于一句德國諺語:“只活一次,等于一次也沒有活過。”只有一次的人生,用于享受也無法透過經驗比較得知對錯,畢竟追求不平凡往往是平凡的,反之,追求平凡就顯得那么不平凡了。然而這種平凡并非是托馬斯那樣的放縱享受。如果想要生命不朽,就務必創造自我獨立的人生價值,如果在此同時又不愿被世間的媚俗所感染,那就要向尼采說的一樣:“個體務必始終在社會中掙扎求生,才能使自我不致幻滅”。那么這種超脫于媚俗的平凡就是像楊絳先生一樣“無名無位自在”的平凡,超脫于世俗之外,又有著貝多芬式的非如此不可。這樣的人往往有著平凡的,淡然的心態,也明白什么才是自我所想要的。相信他們的平凡,他們的執著,他們對自我的理解,會讓他們在這宇宙的小小一角奏響生命的凱歌。

  這輕飄的生命,充滿了偶然與虛幻,回不到過去看不見未來,剛剛看破滾滾紅塵,卻也難逃歲月的流沙,想要生命不朽,只有釋放自我靈魂的真善美,去完成自我的使命,才能超然于世俗,點亮自我的人生。這并非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的全部好處,但卻是我感同身受的哲學內涵。

  窗外,疾行的車流從一個未知,駛向另一個未知。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書筆記范文四

  上帝死后,尼采告訴人們,萬物都處在循環中。宇宙也罷,人類史也罷,其運行軌道不是一條線,而是一個圈。以前發生過的事情會重復發生。被法國人譽為英雄羅伯斯庇爾,會一次次登上歷史舞臺,將法國一次次置于白色恐怖之下。

  但是這個羅伯斯庇爾不是我們所了解的那個英雄羅伯斯庇爾。后者在歷史上只有一次,前者則反復出現。所以此處的羅伯斯庇爾是一個獨裁、白色恐怖的概念。歷史上獨一無二的羅伯斯庇爾,不管他以前殺過多少人,因為歷史終將過去,他的惡行會被遺忘?扇绻覀冎荒芸吹竭@個獨一無二的羅伯斯庇爾,而忽略了概念上的永劫復歸的羅伯斯庇爾,那么他永遠會在殘殺無數民眾之后被原諒。就像拿破侖、希特勒、斯大林都只有一個。

  歷史是直線運動和圓周運動的奇怪的統一。人類史和人的一生都是沿線性軌道向前的,發生過的所有的事件,無論其好壞,都只有一次,所以沒有什么好怕的。歷史和人生都輕如鴻毛。一次就是沒有,只有一次的生命就是從來沒有存在過。于是很多人就在這條不能回頭的軌道上選取輕的生活,融入主流,加入媚俗的大軍。還有人卻總是要在其中找尋更多的價值和好處,他們思考、掙扎、反抗,他們渴望自我能做的更好,擔負起自我的職責,即使為此他們要選取重,選取一次次痛苦的輪回,選取永劫復歸。那么永劫復歸的存在不在于它是否存在,而在于我們是否看得到,是否做出復歸的選取。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是昆德拉對于“永劫復歸”這一命題的思考。集中營中的親人死了,它帶給生者的傷痛還在;羅伯斯庇爾、希特勒死了,新的獨裁者、殺人狂還在誕生。戰爭和獨裁,是永劫復歸的人類史上無法抹平的傷疤。若你對它視而不見,任憑歷史原諒并淡忘希特勒、斯大林,戰爭和獨裁會一次次重復下去。人生同樣如此。一生中只出現過一次的事情沒有任何好處。若你糾結于周圍環境的好壞和別人的評價,若你害怕承擔職責和重復的生活而不停的掙脫最終越飛越高,那你就會遠離大地而無法體會生命的真實。

  動物是天生的哲學家。狗很幸福,因為它們享受于日常重復的生活。幸福就是對重復生活的渴望。狗的生命軌跡是一個圈,不像人的生命越走越遠。當所有人,所有事,所有物都被直線向前的人拋棄乃至遺忘,當人掙脫了所有的負擔而飛上天空,這樣的人生最終走向虛空。人類思考了千百年,才發現幸福,居然就是能像貓狗一樣生活,認真、重復的生活。難怪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讀書筆記范文五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雖然只有14萬字,但它所蘊含的資料太多太多,米蘭。昆德拉從必須的高度俯視整個地球,看到的是一些我們凡夫俗子所難以發現的規律。閱讀這本書必然不是一次就能結束的,在前兩次的閱讀中,讓我感觸最深的在于最后一章《卡列寧的微笑》。

  當托馬斯和特麗莎經歷了無數變故磨難后,他們來到了鄉下,過起了牧歌式的生活。全文節奏從緊張走向了舒緩,帶給我們的是別樣的一種悠閑。

  “幸福是對重復的渴求。”特麗莎屢次提到了這句話,在悠閑的鄉村生活,一顆飽經風霜的疲憊心靈是如此容易感到幸福。一個重復多次的蹩腳笑話,也能讓她產生幸福的感覺。“在牧歌式的環境里,連幽默,也受制于重復這條甜蜜的法律。”

  無數個日夜我在思考,幸福,重復,這條甜蜜的的法律是否正確?當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執迷于一樣事物,我想我必須會感到厭倦,那何來渴求?何來幸福?

  重新回看這標題,《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UnbearableLightnessofBeing,Being,意為存在。存在之輕,便是我們輕視了存在,當平常的幸福伴隨在我們四周而我們渾然不知,當幸福即將離去時卻要去渴求重復,這便是一種悲哀,一種不能承受的輕。游子思鄉,因為年少時沒有覺得家鄉好,想要到外面的世界闖一闖,而蒼顏華發之時,又想著家鄉的好,于是天涯人斷腸。當然,并不是說敢于出去闖不好,其中沒有褒貶之意,闖——華發——斷腸,這似是一種生命常態,這種不能承受之輕每個人務必要承受,無時不在承受。

  是否因為承受,而幸福蕩然無存?

  我想,承受是定式,是務必經過的歷程,那幸福的尋找,就在于自我,因為輕視而沒有幸福,那何不趕緊重視,便重新奪回這種幸福。

  或許那句玄妙的墓志銘有了解答,“那里安息著卡列寧,他生了兩個面包圈和一只蜜蜂。”,因為特麗莎的一個夢,她想出了這句話,作為她愛犬的墓志銘。如果僅把它當做一道形而上的美學命題,我想昆德拉遠非那么簡單,如果硬說面包圈與蜜蜂象征什么,我想這也是暴殄天物。面包圈與蜜蜂,是夢境,是虛無,因為愛之切,卡列賓的死顯得那么重,因為不想回首那些幸福往事,便將最后的死亡化作夢境飄走,而不落一點痕跡于過去。因為愛過,所以幸福,珍惜他生時的一分一秒,死便是一種輕,輕如一個虛無的想象。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怎么看